求求你表扬我

编辑:礼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9 03:18:2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概述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求求你表扬我影片信息

编辑
中文 名 求求你,表扬我
片 名 Gimme Kudos
年 代 2005
国 家 中国
类 别 剧情/喜剧
语 言 普通话
字 幕 中文
片 长 99 Mins
出品人:张振华 王伟 雷秦
总监制:张强 刘震云
总策划:阎于京 于冬
监制:冯小刚
策划:钱重远
导演:黄建新
主演:王志文 陈好 范伟
摄影:姚晓峰
美术:滕捷
编剧:黄欣 一凡
第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最佳编剧奖
华语传媒大奖最佳剧情奖、探索精神奖
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奖
上映时间:2005-06-17

求求你表扬我故事梗概

编辑
老实的杨红旗来到报社要求在报纸上表扬自己,理由是他救下了一个险遭坏人强暴的女大学生。而被救的女孩欧阳花却矢口否认了此事。
记者古国歌在调查中发现杨红旗的父亲是一个把荣誉视为生命的老人,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在自己仅有的两个月生命中,能看到儿子得到一次表扬。面对着老人的信念,儿子的承诺,女孩子的前途和清白;面对着意想不到的结果和事实真相,古国歌丧失了判断……
在这个故事里,每个人都经历着灵魂的拷问。

求求你表扬我影片评析

编辑
剧情:矛盾中的生活样板戏
求求你,表扬我讲述的是一个家住农村的打工仔杨红旗(范伟饰),因为父亲当了一辈子劳模,心里特别期待自己也能受一次表扬,于是他到报社讲述自己如何解救一名险被强奸的女大学生欧阳花(陈好饰)的事迹,可是没有人相信他,他便不断地四处讲述,终于引起了报社领导的重视,派记者古国歌(王志文饰)进行调查。但正当事情要水落石出时,女大学生站出来要阻止这件事,面对女孩一生的清誉和一个农民儿子一辈子的心愿,古国歌也不知如何取舍。
善于以小见大的黄建新导演希望借助本片表达他新的思考———一种理想与现实的悖离。黄建新说,站在剧中三个人物的立场上,谁都没有错误,一个是有着淳朴信念的孝子,一个是按照事实报道的记者,一个是希望过简单生活的大学生,三个人的出发点都是真心的,从每个人的立场看都是对的,但碰在一起的结果却是各自都受到了伤害。欧阳花的简单生活被摧毁,为了不被突如其来的遭遇改变人生的轨迹,她撒谎、否认,拒绝帮助曾经给予她帮助的杨红旗,杨红旗充满人性化的理想遭到了扼杀,而古国歌也因此陷入了矛盾,挣扎在对与错之中。
幕后:两个不新的新人
本片从演员选择上就可见导演黄建新这部电影的独特用心。除了继续品牌特点、与在影视圈尤其以台词见长的“老搭档”王志文合作外,黄建新在其他演员的选择上颇费心机。在一个险被强奸的美女角色上,用了略带情色的“万人迷”陈好;在主角身边的“调色板”人物上,用了在赵宝刚别了,温哥华》中表现突出的廖凡。而在黄建新选角中,更为重要和大胆的尝试是:起用范伟和苗圃来着重加大喜剧色彩。
经过《看车人的七月》等片试手,范伟在电影方面的表现有目共睹,黄建新让他在新片中出演一位憨厚质朴、一心求表扬的农民出身的打工仔,其实看看范伟谦虚的表现和大学生电影节上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声,谁都知道,他的影视前景将会异常光明。女主角方面,在王志文演的记着古国歌的感情生活中,还“埋伏”着一个女朋友。这个女朋友是一个警察。而且警花在调查“强奸”真相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也丰富了王志文的感情经历和内心世界。从黄建新接受媒体采访的谈话中,他透露电影的结局是王志文扮演的“记者”承受不了各方压力,最后辞职了事。而且还特意说明:王志文这个警花女友,最后也没和他喜结良缘。看来,这个神秘的角色肯定是黄建新蓄谋已久的,而苗圃接替赵薇出演的正是黄建新留给观众的一个“秘密武器”!
黄建新评价苗圃的绝色是:“一个有点男孩个性、对人对事洞若观火”的人物。去年因电视剧《绝对控制》里的一个小角色,苗圃收放自如的表演,一下子奠定了自己在影视圈“四小青衣”的绝对地位。剧中那个看似大大咧咧、实则聪慧无比的警花形象,也凸显苗圃表演中的喜剧张力。王志文与范伟,一瘦一胖、一精一憨;王志文与警察女友苗圃,一文一武、一稳一动,《求求你,表扬我》的喜剧态势马上就形成了。
点评:以平实贯穿全片
去年荣升导演协会会长的黄建新,其电影以平易近人的风格一直以来票房业绩都比较好。他筹备电影《求求你,表扬我》一波三折,数次推迟拍摄计划,只在今年4月初突然建组,5月中旬匆匆开机。不难猜测:此举明显出于贺岁市场的票房考虑。媒体事前传出赵薇争要出演的消息,后因档期问题失之交臂。更引人注目的是贺岁电影招牌人物冯小刚出任该片的艺术总监,其民众公司也是该电影的重要投资方。在该剧的投资商名单中,还有大陆贺岁电影的“祖师爷”:紫禁城影业公司。然而本片却并没有选择贺岁档期出炉,选择了大学生电影节上首映,并且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
由于黄建新的作品常常小处见大,给人意外之感,《求求你,表扬我》又将给人什么样的惊喜,自然成了焦点。黄导曾对媒体说:在他的电影一贯特色上,这部电影的重点是增加喜剧色彩。黄建新对自己异常清醒,“我经常对某些东西判断模糊,当无法概括一件事的时候,只能用表述的方式。”就像这部电影,要求表扬的范伟、一心想挖掘真相的王志文以及不想让别人知道事实怕影响前途的陈好从自己的立场出发都没有错,“这就是一个悖论,到最后每个人都背离了原始的初衷。尤其在现实生活中,实用主义已经代替了理想主义,不知道我的片子能否表达一些。本片最重要的就是要尊重、弄清一个事实。”
导演阐述 黄建新:我想表述生活中不可判断的东西
每个人做事都是有无数种理由的,我一直想拍这样一部电影,想表述一些生活中不可判断的东西。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些其实很荒诞的事情,但许多人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很麻木了,于是我在影片中设置了“一个民工做了好事一定要求表扬”的这样一个故事。在电影语言上,我试图运用一些悬疑、暗示、象征的手法来表达出某种生活本身的荒诞。
从最终结果看来,确实有部分意念先行的地方。在拍《谁说我不在乎》说,我更多的是从集体感受出发,而这部影片我更多的是从个人感受出发,我想探讨一下,在我们的生活中,究竟什么是我们做事的理由和究竟什么是我们人生的标准这样的问题。
应该说,今年年初评论界对于《孔雀》的评价和此类影片在市场上的表现,让我对今年的中国电影充满信心,我相信,当一个国家的批评与创作均衡时,文化自然就会强大,电影也是这样。
《求求你,表扬我》主创访谈录(来源:网易娱乐)

求求你表扬我演员访谈

编辑
陈好:我的角色和原剧本差异很大
记:你觉得现在的大学生,如果有遭遇到了片中那样的问题的时候,她们的选择会是什么样的?
陈:我觉得应该是一样的。在中国传统思维的作用下,作为女孩子来讲,贞操的东西、贞洁的东西,大家还是看得很重。欧阳花想做的所有事情,其实都只是想给自己保留一些东西。我觉得,大家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就会有矛盾。影片结束的时候,其实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欧阳花。杨红旗得到了他和他父亲想要的东西。但是,欧阳花却是失去的。其次就是古国歌,他被骗了。在整个事情中,古国歌一直是在人性和现实之间作斗争。我觉得这体现了人很本性的东西。
在体会角色的时候,我就是把这个事情放在我的同龄人,甚至是我自己身上,我觉得这个女孩子的选择,可能就是一个女孩子最本质的选择。她为了维护她的这个东西,而去做了所有的事情。
记:比如说编造谎言
陈:可以这么说吧,因为,当古国歌去问欧阳花这件事情的时候,设身处地地想想,她当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就是承认,要么就是否认。为了自己的名誉,她选择了否认。
记:那么究竟哪种角度是正确的呢?
陈:我一直觉得这部电影中就没有谁对谁错,本来就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过程。站在谁的角度上来想这件事,他做的都是对的。杨红旗是对的,“孝子为先”嘛。他所做的事情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的父亲,是为了去孝顺他父亲。欧阳花欺骗了别人,她错了么?她也没有错,做为一个女性受害者,她怎么可能一下就向一个陌生人承认呢?假如他承认了,后果怎么样,谁也想不到。古国歌,之所以要辞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和感情失衡了。他只能用这样的一个行为动作,来使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点:虽然我发了这篇报道,但是,我不再从事这职业了,我以后不会再发了。 其实,本来这三个人就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是,三个原本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的普通人,却又因为一个很偶然的事情,必须联系在一起,而且还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杨红旗,他会觉得要不是我爸的话,这事情可能还表扬不成;欧阳花因为这个事情,工作没了,朋友没了,什么都没了,会有特别大的心理阴影;古国歌,也放弃了他的爱情和事业。所以,每个人的立场都是对的。没有谁对谁错的。我觉得人就是这样的,就象这个世界上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么?没有.
范伟:以后再也不结巴了
记:范老师,在这部片子中您又饰演了一个小人物,您个人觉得这个角色有什么新的东西呢?
范:看完整个影片,我不知道大家的感觉是什么,我自己觉得还是挺震撼的。不管是喜剧也还,还是什么别的类型的影片,在笑完之后能让大家有所感悟,我觉得都可以说是一部很好的作品了。
记:您在电影表演中,是否有时候在刻意提醒自己要尽量摆脱小品表演的痕迹?
范:这不是我演的第一部电影,所以不会。在过去可能会有,《看车人的七月》可能是个坎吧,所有人包括导演都在看着,你范伟怎样去摆脱小品的痕迹。可能是那个时候,对自己心理的转化上,包括表演尺度的控制上,都很忐忑,因为是一个新的尝试。不过这个片子没有,毕竟已经是几部之后的电影了。
记:您觉得这个片子想说什么。
范:这个问题问导演,作为演员,我不是太有资格去说这个问题。
就说我演的这个人物吧,我觉得塑造一个人物要相信这个人物,这是首先的。我相信这个人物,因为我们家的家境和这个人物很接近,我们都是来自社会的底层,又拍了这么多的农村戏,对于农民的逻辑,我很理解。他们的逻辑,既简单又执著。他就是这样的,我做好事了,我就应该得到表扬!我想我要是有一点资格去说这个电影的话,那么这个电影妙就妙在他每个人的逻辑都是正确的。欧阳花的逻辑没有错,杨红旗的逻辑没有错,古国歌的逻辑也没有错,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搁到一起就错了。这个原因可能是应该让大家去思索的。
王志文:这个电影需要和观众一起创作
记:王老师,这次您在《求求你,表扬我》中扮演的是一名记者,那么您觉得和我们这些真实的记者有什么不同的呢?
王志文(以下简称王):我想会不同的,记者和记者之间本身就是不相同的。演员和演员也是不同的。假如你看电影了,那你就应该知道,因为不同点全部在这部电影里面了。
记:看过电影之后有什么思考?
王:我还不是很想谈我的思考,因为我不想去限定大家的感受。每个人心理都有不同的感受。我只能说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我很喜欢它。
记:能觉得这片子吸引您的最大特点是什么?为什么会拍?
王:因为黄建新导演!我很喜欢黄建新导演的影片,也和他有过几次很愉快的合作,所以这次也很荣幸被黄建新导演邀请。
记:那有没有想过变被动为主动,去当导演呢?
王:没有!绝对没有!当导演太累了--我天天亲眼看见那些导演那么辛苦--我是一个贪图享受的人,不会去给自己找辛苦的。
记:那么演完这部戏对记者是不是有新的了解?
王:我想大家的工作都是辛苦的,对于古国歌而言,他很辛苦,他需要对被采访者负责。采访者和被采访者是需要彼此地尊重的,这也不算是新认识了,是最起码的。
记:这部电影中,对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王:这个电影的确难度挺大的,因为通常的电影都是在讲故事,但这个电影不一样,在讲故事的同时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所以这个在表演上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
更多的,这部电影中是心理方面的表现。其实,一定要说难度的话,每部电影的表演都是有难度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因为每个导演的风格是不一样的。这部电影并不是完全的平铺直叙地给你讲故事,是介于现实与非现实之间的,所以导演也希望我的表演也是这样的一种风格,这是一个挑战。
记:那会不会觉得有心理上的东西表达不出来?
王:我觉得这部电影可能有很多需要和观众一起创作。电影拍完了,观众观看的时候需要去做一些理性上的分析、感受、想象,把这些填补进去,这个电影才完整、才圆满。
黄建新:电影导演应该有责任感
记:据说这部影片的成片和原剧本有很大的修改?
黄建新(以下简称黄):也不是。我是这么看这部电影的:这部电影是有一个比较简单的故事,然后有一个比较复杂的电影象征语言系统。还有一些方向选择,就是在情节关联中的方向选择是中性的。我举个例子,比方说陈好从王志文那走了,米衣回来了,米衣对古国歌说:我看她穿你的衬衣,古国歌说下雨了,米衣突然说了一句:“下雨了么?!”古国歌拉开窗帘,没雨,这时候你就疑惑了,是她哄她么?可是,第一次欧阳花的衣服的确是湿的啊!这部戏永远都是在这些位置上选择,在情节推进的位置上选择,这和一般演员来表演和设计人物的时候不是这个习惯,不是一个表演链条可以分析清楚的,这是一部电影的复杂因素结合以后才产生的结果,通过剪辑才能完成的,再比如说我拍王志文拉窗帘的时候,其它演员可能都不在,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个结果是什么,那么这个剪接出来以后呢,这个电影的情节和象征体系的关联就开始出现,你可以顺着它去想很多的事情。
演员觉得电影和剧本不一样的原因,是因为演员一般习惯于用一个人物和故事的逻辑关系去分析,他不知道在某一个状态观众对他的判断已经多向化,就是一个电影的结果造成他的多义的发展。演员在看电影的时候可能会想,我在表演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个啊。这也是电影有意思的东西,所有东西都只是一个因素,这些因素开始复合的时候,产生另外一个结果,可能不是单一因素直接出现的,是重叠出现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原因吧。
另外,这个电影在后期的剪辑的时候也有一些复杂的变化,比方说有些段落的剪辑是根据音乐剪的,比如范伟,第一次表现完了到第二次他骑着自行车到酒吧里和谈伟说话,有个音乐起,到骑车到锁车到进酒吧里面,这段的剪辑是特别跳的,有一点象音乐和MTV的关系。这种处理方式会有一种流程的感觉,这个感觉也是电影独有的。
王志文在紫禁城里面遇到杨胜利和杨红旗的那段戏,是我拍得最累的一段戏,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游客都是我组织的,带了好几百人,每天早晨三点进去拍到九点,九点半撤出来,下午五点,拍到七点,撤出来,第二天三点再进去,因为这样的演员不可能在群众中拍,它不可能有那样的流程出现,我的摄影师背着斯坦尼康追着他跑。你关注一下就会发现,那个地方是非常不写实的,所有人没有脚步声,他们都是跟着音乐走的,所有感觉都是跟音乐走的,这些其实都是这个象征体系中的。
包括电影的颜色,为什么会选南京,因为南京是在五月份的时候,阴天的时候城市会泛出青灰色,这就是一个辅色关系,这个和电影中人物的状态是有很大关系的。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电影的角色设计比较复杂,比如陈好饰演的欧阳花的这个角色,一开始的时候你会觉得她特别的单纯,古国歌那么认真地去问她,她哭了,大家都以为是真的,她突然说,我上中学的时候就有人开始给我编瞎话一直编到现在,否认了,一会又确认,又否认,又确认,又否认,你甚至最后会觉得讨厌她,但是到最后,她又用了一套非理性的、感性的东西就颠覆了所有的一切,就是她对古国歌说:“那个坏蛋是第一个凶手,你是第二个凶手,是你把我又逼回去了。”这个时候就使我们常规的体系就崩溃了,古国歌回到家就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她认为我是凶手”。这部电影,实际上有一些东西是在剪辑完成之后才算完成的,在拍摄过程中演员是有一些糊涂的。它实际上是在说我们生活中很多已经司空见惯的事情。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听到一个事情,我们会说,那算什么,我们都麻木了,其实,生活中无数的小事积累起来会让你感觉恐惧,刚才有个观众和我说,他看完以后就觉得很恐怖,因为这个事情在我们的心中会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我希望是这样的,因为大家都习惯说“那算什么”了,今天你看了电影之后会说,这不对,这算个大事,这是我想要的。
可能我这个人责任心比较强,从拍《黑炮事件》开始,我就觉得电影导演还是应该有一些责任感的。可能他拍的作品不是那么完美,有很多的瑕疵,但是你还是应该去说的。这样的作品才是有价值的,全世界好的电影都一定是有认识价值的。
记:对于现代的大学生而言,只是承认自己被强奸真的有那么困难么?至于象电影中那样,工作没了,朋友没了,被社会不接受。
黄:恰恰是,欧阳花这个人物雏形是一个真实的,小说作者是看到这个真实的事件之后才写的小说的。我们在拍摄之前,做了一个背景调查,就是一个女大学生被侮辱了,她会不会承认这件事情,90%的学生选择不会。
记:黄导,电影中有场戏,古国歌去杨红旗家,镜头慢慢摇到床上躺着的杨胜利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史诗般的背景音乐。坦白地说我刚看到那个镜头的时候挺震撼的,但是这个音乐却完全破坏了我的感觉。
黄:那里不是史诗,是一个有点象巴赫的宗教,那个地方是一个象征体系,当初设计那场戏的时候就是一个象征,那是当年的一个价值体系。所以它在类似于宗教的音乐中出现的,它不是一个革命的音乐,我的一个录音师,他是澳大利亚人,他听完以后就说这里有点象宗教,象基督教的音乐。因为巴赫音乐就是基督教的,是一个宗教音乐。
记:怎么理解电影中的人物角色设计?
黄:我理解是这个电影所有人物的身份其实不重要,王志文什么时候做记者的工作,这个报社谁在经营,这些都不重要,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虚的东西,我最不喜欢的一场戏是古国歌他们在家里面吃饭的那场戏,我觉得太实了。拍完之后发现和整部电影的风格都不合,其实每个角色的身份确立都是象征的。
记:黄导,您对于观众看的时候的笑声作何理解?
黄:我没有按照喜剧的模式拍,我是非常认真地拍的。笑可能是因为你的生活经历和角色的生活经历之间有错位。第一个镜头,范伟非常认真地对着镜头说,他完全没有小品的表演痕迹,你笑,是因为你的理解和角色之间的错位,这个结构之间产生的笑,这和表演和角色设计都没有关系,这正是你自身经历和电影自身表达严肃之间产生错位,这正是我想要的。就是,你不要把它当成一个喜剧来看。。
记:最后杨胜利又活了,会不会让观众觉得这本身是一个骗局?
黄:你觉得是骗局它就是一个骗局。因为其实这里也是多意的,有人说这是真的,有人说这是梦境,我在录音的时候,我们录音公司的几个小孩争论了好几天,他们后来来问我,我说你们别问我,你们怎么想就是怎么样的。